<rt id="ogm80"><center id="ogm80"></center></rt>
學術研究
位置: 首頁 >> 學術研究 >> 思想庫 >> 正文
思想庫

專訪侯猛教授

發表于: 2019-12-09 23:04:20 點擊:

2019年11月23日,云南大學法學院新媒體運營中心有幸征得侯猛老師同意,就法治中國、跨學科研究方法等問題進行采訪。侯老師就采訪問題細致解答,與在場學子親切交流。

侯猛,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。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法律與社會跨學科研究中心主任。主要研究領域為社科法學、政法制度、法學的知識社會學。出版有《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研究》(獨著)、《司法、政治與社會:中國大陸的經驗研究》(合編)、《法律與人類學:中國讀本》(合編)等著作,并在《法學研究》《中國法學》等刊物發表論文數十篇。

侯猛 教授

以下是具體的采訪內容:

1、候老師您好。您在昨天的講座中提到了法治中國,您認為,中國作為一個地域廣闊而區域發展不平衡的國家,在社會生活與地方文化存在區域差距的現狀下,如何全面實現法治中國?

侯猛:我作為法學研究者,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份內工作,點滴推進。法學研究者應當關心法律的一般性和普遍性。要建設好法治中國,應當以了解各地的基本法治狀況為前提,這就會發現各地法治的復雜性。只有了解經驗的復雜性,才有增進對規范一致性的理解。規范和經驗是對立統一的。因此,需要從這兩方面整體推動法治中國建設。

對于法學生來說,需要多觀察,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去理解中國、理解中國法治,云南大學近年來大力支持的“理解中國”項目就是一個很好的渠道。

法學生不僅要在學校里學習教材知識,還要了解國家的大政方針和具體政策,例如黨的十九大報告以及每次全會的決定。因為這些文件高度凝練了中國在社會、經濟、教育等方面的經驗、問題和設想。

2、在法治中國的建設過程中,司法是極其重要的環節。同時,我們注意到,司法問題和信訪問題是您研究中的兩個重點,您認為這兩個研究之間有怎樣的內在聯系呢?

侯猛:最近十多年,我一直研究司法制度,也曾研究過涉訴信訪問題。在西方的法治話語中,信訪這個概念是不存在的。也因此,按照現代西方法治標準,司法制度取代信訪制度應當是大勢所趨,是現代性的體現。但在當代中國,信訪一直是黨的群眾路線的基本體現??梢哉f,信訪首先是一個政治安排,并且融合在黨和國家機構之中。

但信訪渠道也會被少數人濫用,纏訪特別是非法上訪的現象也比較常見。對于纏訪或上訪老戶問題,有關機關在查證核實后可以啟動終結信訪程序。信訪分類和訴訪分離程序也已經推行。因此,越來越多的信訪案件被分流、各自歸類。另外,最近幾年,非法上訪的訪民被判處尋釁滋事罪的案例逐也在逐漸增加。

信訪也伴隨著時代的變化而變化。不同時代的信訪事項焦點不一樣,而且信訪群體也有差別。雖然制度設計可以緩解信訪難題,但時間才是大規模解決信訪問題的手段。

3、我們關注到您的博士論文是《中國最高法院規制經濟的功能》,初步看是法律經濟學領域的作品,但其實是法律社會學的研究。您自己這些年也一直在提倡用社會科學的方法來研究法律問題,您是基于什么原因做出這樣的選擇?

侯猛:在博士期間,我旁聽了社會學系的主干課程。我在做博士論文時,發現中福實業擔保案很有意思。這個案子涉及到對市場的影響,因此與法律經濟學有關系。我就開始補課,學習法律經濟學的基本知識。因此,博士論文主要研究的是法院政策對市場的影響,描述法院的影響過程,這是法律社會學的進路。但法院政策對市場的影響可以進一步提煉為法院規制的概念,就需要運用法律經濟學的知識分析法院規制問題。因此,博士論文的特點是以法律社會學為主,旁及法律經濟學。

在博士后期間,我的合作老師是人類學家,因此,又學習了兩年人類學知識。雖然博士后出站報告還是我博士論文的加強版,但參加我出站報告的五位老師中有四位人類學家,他們對我也提出了一些要求。例如,希望我能夠做法院的民族志,到法院內部去深描,同時也希望能夠將人類學的知識方法傳播到法學之中。這些年來,我有做一些推進工作,但遺憾的是法律人類學研究沒有多大作為。

我這些年提倡法律的社會科學研究,也是基于過去的學習、研究和教學體會。但研究方法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研究問題,方法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。比如,有的問題適合人類學方法、有的問題適合社會學方法,有的則適合經濟學方法;有的需要數據,有的需要訪談,有的則需要檔案。不能強求統一,但應注意各種方法的整合。

甚至有的學科并不需要或不那么需要社會科學的研究。例如,注重規范分析的部門法特別是民法和刑法。這樣的學科更看重的是構建規范體系,重點不是做田野調查。因此,不要本末倒置,畢竟方法要服從于問題。

4、您在本碩博期間接受的是法學院的學術訓練,后來又在社會學系做了博士后。就法律社會學來說,社會學系的法律社會學與法學系的法律社會學有一定差異,您是如何看待這種差異,并如何在跨學科研究中克服這種差異帶來的研究困難?

侯猛:這個問題是所有跨學科研究中都會遇到的問題。在法律社會學領域,社會學系的法律社會學與法學院中的法律社會學是存在差異的,二者的側重點不同。社會學系的法律社會學研究,會嚴格按照社會學的概念、原理去研究問題,注重秩序;法學院的法律社會學更多是從法律概念出發,關注法律概念例如法院的實際運行效果。

因此,這兩個領域的學者一方面需要更多交流,但要彼此高度認同是很困難的。因為這其實也涉及到你寫作的讀者對象。例如,法學院的法律社會學主要是寫給法學院的人看的,是要和法學者交流的。反過來,社會學系的法律社會學也是一樣的。而且,法學院的法律社會學研究越來越涉及到部門法的議題,這也是社會學系的法律社會學研究難以關照到的。

5、您對青年法學生如何進行學術研究,能給出一些建議嗎?

侯猛:首先,法學生要逐漸找到自己的學術興趣,然后針對興趣去閱讀學習。閱讀書目不僅要有教科書,還應包括這一領域的經典著作和學術論文。在閱讀時,可以精讀和泛讀相結合:對于經典著作采取精讀的方法,其他的書籍泛讀即可。

其次,高校種類繁多的課題項目或者征文賽事,一定程度上會分散同學們的學術專注度。有的同學可能今天研究一個問題,過幾天又將精力放在另一個問題上。我建議,有條件的同學可以無目的性、無功利性地閱讀。退一步功利地說,學術閱讀也有助于將來論文寫作。盡管有的同學在畢業后不從事學術研究,但畢業論文的要求是一樣的。

最后,專業相近或者愛好相近的同學,有必要聚在一起交流閱讀。關于舉辦讀書會,我有兩個小建議:一是十人左右組成一個讀書會,選一本經典書籍進行閱讀。這個過程需要有高年級同學或老師牽頭,引導大家閱讀、思考和討論。類似的讀書會我在任教過的對外經濟貿易大學、北京大學舉辦過,現在在中國人民大學也開設類似讀書課程,總體上效果不錯。二是關于閱讀書目,本科生可以選通識一些的,例如《洞穴奇案》。研究生可以讀得更針對性、專業化。并且,閱讀范圍不一定局限于法學。例如,學習公法的同學可以閱讀政治學的書籍,這對以后的學習研究是有一定幫助的。

采訪:劉澤慧

 王清荷

李金柯

問題整理:孫含笑

 王一鳴

攝影:畢雪瑩

張致豪















云南大學法學院
地址:昆明市呈貢區大學城云南大學(呈貢校區)法學樓
郵件:lawschool@ynu.edu.cn
電話:65033171(黨政辦),65935848(學工辦、團委),65036550(教務辦),65033627(研究生辦),65031120(培訓中心)
位置:點擊查看
技術支持:云南大學信息技術中心

掃一掃訪問手機版

九九彩票